选择

时间:2024-01-04 15:03:54
选择

选择

燕子离去,终有归期;柳条枯萎,还可再绿;日头坠落,仍将重升;惟有情,不可选择错过。

——题记

小时候,选择是一颗小小的糖果,我在期待,爸爸不给买。

在我梳着羊角辫活蹦乱跳时,作为一个正常的小孩子,怎么可能抵挡糖果的诱惑?一日,路过某糖果店,便再也走不动了。这里瞅瞅蝴蝶形状的,那里看看一圈一圈的棒棒,转来转去,最终还是把渴求的小眼神放在了爸爸身上。“爸爸……”还没等我说明来意,爸爸就坚决道:“不行!”我顿时蔫了下来。可是那一堆糖果像是有灵性,吸引着我的.眼球:“快来买我们呀,快来!”再一瞥见旁边一个小孩正躺在地上撒泼,缠得家长没办法,最终糖果到手,我便犹豫了一下,我是不是也可以?这样做肯定能得到糖果,但是爸爸绝对不会心情好,到底要不要试一下?躺,不躺?一边是闪闪发光的糖果,一边是最最亲爱的爸爸,躺?不躺?最终,我还是决定放弃了这项明显不明智的决定,跟着爸爸乖乖走出商店。

这点小事爸爸肯定不记得了,但是每每独自回想,都忍不住沾沾自喜,自己做了正确的选择,选择不错过亲情。

长大后,选择是一段矮矮的楼梯,是走下去,还是继续等待。

在我能够抱起吉他胡乱弹唱时,我也学会了和妈妈闹闹脾气。记不清楚是因为难以忍受哪种食物,吵吵着要加红糖,以“不吃菜”来威胁老妈大人。我躲进自己的小屋子,一个人生着闷气,又竖起耳朵仔细聆听门外的声音。妈妈吃完饭了,妈妈刷完碗了,妈妈出去晒衣服了,妈妈,咦,怎么还没回来?我蹑手蹑脚地走出门,看见妈妈背着身,站在大门外。我和妈妈之间,只有一段楼梯和几步路了,去不去?要是不去,妈妈不回家怎么办;要是去了,以后可就没啥“威信”可言了。去,不去?一边是自己稚嫩的赌气,一边是最最伟大的妈妈,去?不去?最终,我还是回屋了,抱起吉他边走边弹边唱《世上只有妈妈好》,妈妈回头,拥抱了我。

再看这段往事,会觉得自己太过分,妈妈一定很伤心,但我仍是做了正确的选择,选择不错过亲情。

后来啊,选择是一封轻轻的情书,揣在怀中,心虚又紧张。

花季,花开的年纪。曾经喜欢一个男孩,出色的成绩,傲然的身高,还有笑起来的酒窝,让少女的心,莫名地悸动。哪一天晚上,认真地写了一封情书,仔细折好,藏起,决定明日送出。可是到了他跟前,却没有了勇气。很想用力一搏,将这份心意昭示,却又怕就此失败,再也不能嬉笑打闹。送,不送?一边是难言的心绪,一边是最最珍重的友情。送?不送?最终,我松开满是汗水的手,笑着对满脸狐疑的他说:“放学一起去图书馆吧!”

曾经以为的爱情呢,其实是最纯洁的友情,实在庆幸没有将情书递出,我做了正确的选择,选择不错过友情。

而现在,选择是试卷上ABCD的答案,是手边正在充电的手机,是至交好友的一份相约,是父母轻柔的一句嘱托。

做怎样的选择?选择不错过,不错过人生路上的“情”。

《选择.doc》
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,方便收藏和打印
推荐度:
点击下载文档

文档为doc格式